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热透新闻 >

《美国夫人》:女性“内部”的斗争_娱乐频道_东方资讯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6-30 04:54 点击数:

作者:诸葛建国

近日,热门美剧《美国夫人》完结。因罕见地从“反派”角度解读20世纪70年代围绕《平等权利修正案》展开的社会议题,该剧引发了一系列关于女权话题的讨论。

《美国夫人》海报

在切入剧情之前,有必要先了解一下女权运动第二次浪潮始末和《平等权利修正案》的意义。

1923年提出的《平等权利修正案》(Equal Rights Amendment,简称ERA)只有短短三条:美利坚合众国及其各州不得以性别为理由否认或剥夺法律规定的平等权利;国会有通过适当立法施行本修正案条款的权力;本修正案将于批准之日起两年后生效。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女性从家庭走向社会,填充因为男性上战场空缺出的劳动岗位,就业人数增加、经济地位改善,大量妇女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但她们常遇到各种不公平待遇,薪酬远低于男性,家庭暴力问题显著。战争结束后,女性又被要求回到厨房守护“家庭价值”,这一风向引发诸多意识觉醒人士的反对。由此,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迎来女权运动的第二次浪潮,女权主义在这一阶段发展出多种流派,性别研究兴起,ERA被正式提上议程。

1971年底,ERA被众议院通过,1972年初在参议院通过,送交各州批准,只要1979年3月22日前在38个州通过,就可以正式写入宪法。到1973年初,全国已有30个州批准,前景可谓明朗。然而著名的反女权斗士菲利丝?施拉夫利横空出世,打破了女权主义者的美好畅想。

菲利丝?施拉夫利 《美国夫人》剧照

一位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为何会选择高举反ERA大旗?这与其出身和抱负脱不了干系。施拉夫利是典型的天主教徒,负责照顾丈夫和六个孩子,努力维护传统家庭结构;同时她还是精通国防战略的专家,希望跻身政界,又常常因为女性身份被忽略。施拉夫利发现,只有谈起自己并不关心的女权话题并发表反对意见时,才能在男性中受到重视,便开始发掘这条由下至上的渠道。

剧中施拉夫利微笑着对一位男性议员说,“我从没被歧视过,有些女人总是把失败归咎于性别歧视,而不是承认自己不够努力。”然而下一秒,在场男性就给了这种荒诞的逻辑一个下马威:会议相对私密,他们理所当然地要求施拉夫利承担速记任务,理由是“只有你一个女性”,显然未将其看作同僚。在华盛顿奔波一天,深夜回到伊利诺伊州,施拉夫利已经十分疲惫,还是不能拒绝丈夫的求欢。施拉夫利到全国各地演讲、出席活动、参加辩论,总会将一句开场白挂在嘴边,“感谢我的丈夫允许我来到这里。”尽管她解释称这是为了让女权主义者不舒服,但挑衅和讨好似乎并不矛盾。

当然,《美国夫人》没有过度渲染哪一方处境,而是跳出单一批判视角,试图用群像方式再现20世纪70年代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以及其中耀眼的女性力量。

贝拉?艾布扎格(左)、吉尔?拉克尔斯豪斯(中)、雪莉?奇泽姆(右)

关闭窗口